抹茶本茶

感觉自己吃枣药丸 ↓

婚刀鹤丸国永♡同担据否不吃腐向♡刀剑全员厨(包括刀音刀舞)♡沼池很大沼底互通偏爱伊达♡

知道自己戏多,但是请不要说出来,会惹起反感。


你就当我是浮夸吧。

艹你mua个鸡掰!我为什么能写的这么丑?我写的什么惊天狗屎?这几把丑样还敢发?还敢打tag👋被自己恶心到呕呕呕,没有自知之明的辣鸡🐴🍺

〖借梗〗赤亻花

我生病了
一种叫做的赤亻花的病

我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得上这种病的,只是我最近每次看鹤丸的时候我都会感觉到疼痛,情动的时候疼痛尤为更甚,而且我发现我的身体状况越发不如从前了。


我偷偷查过,这种病会在身体里寄生吸收我的营养在眼睛里开花,然后我就会死。唯一的解法是,让所爱之人憎恨自己。


我做不到,或者说,我死定了。我不希望让他知道我的反常,所以我将自己的病隐瞒了下来,把每一天都当做最后一天来过,总之我开始为所欲为,想尽一切办法来玩乐,拉着鹤丸国永一起。


我貌似做了一个错误的决定,因为我感受到的疼痛越来越多,我不知道它在我身体里蔓延到了哪儿但是从四肢百骸传过来的疼痛每次都足以让我冷汗淋漓,我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我的异常,不过我想我现在肯定脸色肯定不是很好看,我看到他给我送来一颗心形的奶糖,然后用温柔的笑跟我说


“辛苦了”


我听见了花开的声音。

————————————————————————
激情摸鱼爽的一批,写的无比辣鸡,刺激死了∠( ᐛ 」∠)_得劲儿!!!!

(借梗)同居二十五题鹤婶篇②鹤丸国永篇


A.早上起床一定要做的事?
Q.看看身边的人醒没醒和还在不在,没醒的话可能就做点小动作把人弄醒,比如玩玩她头发碰碰她的脸什么的,偶尔我会先起来给她做饭吃然后再叫她起床一起洗漱

A.洗脸刷牙用冷水还是热水?
Q.冷水,比较方便嘛

A.洗完脸后使用的护肤品数量?
Q.我不用那种东西,顶多被她强压着她给我擦几次,她记性也差,经常今天用完明天就忘再反复循环,反正这东西也就三天两头用一次

A.喜欢的牙膏味道?
Q.薄荷,薄荷凉凉的味道能让我感觉惊吓,不过有一次真的是吓到我了,她一直都喜欢甜甜的牙膏我也没怎么管结果有天早上她迷迷糊糊的差点把牙膏当糖吃了,吓得我赶紧让她跟我用了同一种,起码薄荷凉凉的味道不会再让她牙膏觉得是糖吃下去

A.有定期整理衣柜的习惯吗?会不会把衣服按季节分放?
Q.会有,我稍微有点洁癖,因为我的衣服多以白色为主嘛,脏乱差的环境可没法成为真正的鹤,她倒是撒手掌柜什么也不管,找不到衣服就坐在地上鬼嚎似的叫我,我当初怎么看上她的??

A.喜欢什么材质的窗帘?
Q.我无所谓,要硬说的话跟墨笙一样喜欢纱质那种轻飘飘的吧,但是我最近发现貌似有人对她不怀好意,我总能感觉有一股莫名的视线盯着她就把窗帘换成那种厚的了,她反而一点自觉都没有的说我吃飞醋,真愁人啊

A.睡觉喜欢向哪边侧身?
Q.面向她,她喜欢蹭我怀里睡说是有安全感,但是她的手总是不老实的在我身上摸来摸去,表情还色迷迷的,把她压着办了好几次还是学不乖,最后干脆当她去了只要不太过分我都能接受

A.喜欢高枕头还是低枕头?
Q.我习惯睡低的,她的倒是比较高,她以前还经常跟我说这事儿来着,还带有一个关爱老年人的眼神💢我就应该哪天吓死她她才能知道我到底老不老了

A.有睡前阅读的习惯吗?
Q.我有,她习惯睡前窝在我怀里刷手机,然后越刷越晚,最近听药研说这玩意还会对眼睛不好就禁止了,然后我发现她开始学会偷着玩儿了,毫不留情的没收!



A.会经常起夜吗?
Q.我会偶尔醒一次,给她盖盖被子啥的,她爱乱踢,经常睡着睡着被就掉下去了,有个不省心的女朋友真愁人啊

A.上床时,拖鞋是整齐摆放床边还是随便乱踢?
Q.摆整齐,她有时会跟我一起摆好,但是她乱踢的时候经常会找不到她的鞋然后把我的穿走,我就只能先把她的鞋找到穿她的再和她换回来

A.在台灯的情况下还会再来顶灯吗?
Q.她基本只开一个,很少有两个灯都开着的情况,没有什么用反正最后都是我关灯

A.身上常带的挂件或配饰有什么?
Q.御守,是个名副其实的护身符,刚确定关系的时候她给我去求了一个,后来又自己手缝了一个颜色更鲜亮一点的,两个我都随身带着,后来我送了带有我家纹的首饰3件套给她,她可开心了,当初一周几乎天天带着出去跟朋友们炫耀来着

A.喜欢什么样的杯子?
Q.马克杯吧?我不太在意这个种类,有比较有趣的杯子我就喜欢

A.同不同意“做饭的人不洗碗”这一点观点?
Q.这个我无所谓,反正平常都是我做饭,她不会做后来现学的,哎呦那段时间真是苦了厨房了,每天回来都有新惊吓,然后猜今天厨房是怎么个炸法,后来厨艺好多了我有时回来太累了也做不动饭就她全包,然后我没事的时候就我来


A.喜欢穿什么样的睡衣?
Q.我平常穿浴衣,她都穿睡裙的,虽然那个睡相等于睡着睡着直接衣服脱了的那种……

A.睡觉打呼或者说梦话吗?睡相怎么样?
Q.她偶尔会说不过很少,她有时会睡着睡着突然惊醒,然后蹭过来接着睡,真是惊吓啊,不过她的睡相是真的让人难以恭维……感觉自己养的不是狐狸而是只猪


A.冬夏会很早就开空调吗?会不会用加湿器?
Q.她怕冷,冬天虽然有地暖但是在没来暖气的时候是很冷的,她曾经冷的一度晚上用原型睡觉,团成了白团子缩我怀里,不过不得不说毛绒绒的还挺暖和,夏天的时候会开,空调和风扇穿插用,没用过加湿器

A.如果另一半喜欢在床上堆满毛绒玩具怎么办?
Q.你能想像一个本身就是毛绒绒的人把另外一堆毛绒绒堆在房间里的感觉吗,堆的满满一屋子,要不是她晚上还会抱着我睡我真的想把她的玩具都收起来


A.冬天会每天洗澡吗?头发多久洗一次?
Q.我风雨无阻一天一次,她冬天真的很不愿意动,3天是极限了,还会让我帮她洗头发,我每次都是让她变回原型直接洗全身,夏天会乖乖的一天一次

A.会在阳台空出一片区域种植物吗?
Q.会种点小蔬菜什么的,我还种了一盆猫薄荷,一直都非常想看她像猫一样对那东西欲罢不能的样子

A.能接受家里宠物数量和种类?
Q.我不在意这个,养个狐狸也是养,养些别的也是养,无所谓能承担得起我就不管

A.当另一半忙碌的时候,能否戴上耳机听音乐或者看电影?
Q.大部分都是我忙,她会跑去打打游戏啥的虽然很菜,每次都能听到她又死了的嚎叫声然后又像马上反应过来似的一下就没声了,有时她还会给我做个饭啥的

A.袜子和内衣会分开放吗?
Q.当然会

A.最后自个问题——会不会对另一半分享你的日记?
Q.我不写日记的,她有时候会写,有次吵架偷偷看她发现她在写日记,后来和好之后我偷偷的把她那本日记看了……简直就是个记仇本,然后我又偷偷的放回去了,她好像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看过她的日记

(借梗)同居二十五题鹤婶篇①墨笙篇

A.早上起床一定要做的事?
Q.我有起床气嘛,起床的时候会神志不清的发呆好久,刚开始同居的时候鹤丸在某个早晨看到我一动不动的发呆还被吓到了,以为我得了什么怪病,后来得知是起床气的时候还松了口气emmmm

A.洗脸刷牙用冷水还是热水?
Q.我和他都习惯用冷水,我主要是觉得凉水比较利于我早上清醒的快一点,他我不太清楚可能是习惯了吧,觉得方便一点?

A.洗完脸后使用的护肤品数量?
Q.他从来不用那种东西,天生丽质还白的晒不黑吃不胖气得我想咬人,我也不太会化妆嘛以前家族教的时候睡觉来着( ´_ゝ`)后来被人教着开始擦护肤四件套

A.喜欢的牙膏味道?
Q.草莓的吧?我比较喜欢甜甜的那种,就是有一次差点迷迷糊糊的吃下去,就被他强制换成薄荷的了,啊——还我甜甜的牙膏!!!

A.有定期整理衣柜的习惯吗?会不会把衣服按季节分放?
Q.我没有整理的习惯,只有在自己实在看不下去才会偶尔整理一下然后等待下次的搞乱,但是在交往之后都是他在整理了,其实看不出来他竟然是有洁癖的那种人,啊能忍受我这种人真是苦了他了,感谢鹤丸粑粑没有抛弃我(´▽`ʃƪ)

A.喜欢什么材质的窗帘?
Q.我比较喜欢纱质雪纺那种的,因为我喜欢那种轻飘飘的感觉嘛,但是也被他强制着换了,换成了那种好几层超级厚的纱质窗帘,厚到那种一拉上就一点阳光都透不进来的那种,他还美名其曰“防人偷窥”真是的,吃飞醋就直说嘛,简单点吃醋的方式简单点

A.睡觉喜欢向哪边侧身?
Q.我喜欢面向他那边睡觉,还可以蹭到他怀里,又能趁机揩油又有安全感嘿嘿嘿(♡´艸`)

A.喜欢高枕头还是低枕头?
Q.高枕头,低的我会有种我没枕枕头的错觉,不过他倒是喜欢低的,就不太理解,老年人脊椎不好???

A.有睡前阅读的习惯吗?
Q.没有,我喜欢睡前刷手机嘻嘻嘻,不过最近被勒令不准刷了不听就没收( ´_ゝ`)因为他不知道啥时候听了隔壁的药研说会对视力不好,回来就身体力行实行禁止令,我巨难过

A.会经常起夜吗?
Q.不会,我是那种一觉天亮的选手,所以也不太清楚他起不起

A.上床时,拖鞋是整齐摆放床边还是随便乱踢?
Q.我看心情吧,属于一半一半那种,他倒是会摆好,然后我找不到我鞋的时候就会把他的穿跑嘻嘻嘻嘻

A.在台灯的情况下还会再来顶灯吗?
Q.不会,开一个就够了,虽然最后关灯的时候大部分都是他关

A.身上常带的挂件或配饰有什么?
Q.我不习惯带戒指,所以带的是他送我的项链,其实他送我的还有带有他家纹的戒指和手链来着,当初三件套一起送的,戒指和手链我只有在去不喜欢的场合的时候才会都带全,当护身符用放骚扰哈哈,他的话应该是御守吧?我当初送他的名副其实的护身符

A.喜欢什么样的杯子?
Q.马克杯吧,他比较喜欢搞怪一点的我喜欢可爱一点的,当初买情侣杯的时候还为这个小吵了一架来着虽然很快和好了,最后还是买了他喜欢的那种

A.同不同意“做饭的人不洗碗”这一点观点?
Q.不同意!我不会做饭后来现学的,平常都是他做饭,但有时候他回来太累了还要做饭给我就挺心疼的,反正后来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他累的时候我全包,然后他没事的时候就他来

A.喜欢穿什么样的睡衣?
Q.可爱的,我比较喜欢睡裙,他都穿浴衣的然后那个身材啧啧啧,想日

A.睡觉打呼或者说梦话吗?睡相怎么样?
Q.这个我不清楚,我感觉我应该是不说的,他没跟我说过这种事,不过我睡相很不好,这个我是知道的,他倒是一点没跟我抱怨过,反而早上都会用我的糟糕的睡相调戏我💢

A.冬夏会很早就开空调吗?会不会用加湿器?
Q.不会,冬天的话家里有地暖并不冷,夏天嘛反而经常用,就电扇跟空调穿插用,我更喜欢有风,加湿器这种东西从来没用过

A.如果另一半喜欢在床上堆满毛绒玩具怎么办?
Q.只有我才喜欢这种东西,他向来不管我只要不太过分就好,反正我晚上最后都抱他睡嘛


A.冬天会每天洗澡吗?头发多久洗一次?
Q.当然啦,冬天大概3天一次吧,因为有狐狸的习惯,不愿意动哈哈哈,夏天基本一天一次

A.会在阳台空出一片区域种植物吗?
Q.会种点小番茄之类的东西,他还种猫薄荷,虽然那种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卵用,但他就是不死心,最后干脆放他去了

A.能接受家里宠物数量和种类?
Q.我就是狐狸嘛,他倒是向来不介意这个,我能承担的起就好

A.当另一半忙碌的时候,能否戴上耳机听音乐或者看电影?
Q.我会跑去打游戏或者码字写点我喜欢的东西嘻嘻嘻有时看时间差不多了还会做饭给他

A.袜子和内衣会分开放吗?
Q.会吧?都是他整理的,我不清楚反正找不到就叫他

A.最后自个问题——会不会对另一半分享你的日记?
Q.不会,因为我不经常写日记,属于想起来就写想不来就不写那种,就断断续续的然后我还大部分都是跟他吵架写,简直就一个记仇小本,里面全是他的坏话( ´_ゝ`)让他看到可不得了

退×婶

退婶的521礼物੭ ᐕ)੭*⁾⁾ @🐈    -Js


「嗷呜~嗷呜~」

“啊小老虎们不可以捣乱的啦!!主人在忙呢”

五虎退慌张的追着他的小老虎们,平时很乖巧的小老虎们现在却是一点都不听五虎退的话,就知道一个劲儿的爬江大寒的裤子,作为近侍的物吉也在旁边跟着江大寒一起工作,可能是太过认真原因两位都没注意到五虎退进来,直到有小老虎扒腿才双双反应过来,物吉把其中一只嗷嗷叫的小老虎抱起来,又抬头看了看手足无措站在门口的五虎退笑了笑,起身把小老虎还给五虎退就出去了,江大寒带着眼镜从显示器后面不明所以的露头,怀里还抱着刚才扒她腿的小老虎


“啊是退退啊怎么了吗?”

“啊!那…那个其实,主人今天能、能不能?陪、陪我一天啊?因为今天是那个5月21号嘛,我听说兄弟们说是很重要的日子…就…想让主人陪我一起过…啊主人这么忙我不该打扰主人的…对不起!!!”


“啊啥?今天521?????妈耶赶稿子都忘了时间了对不起啊退没给你准备礼物”



“啊不用的!!我不需要礼物的!主人只要能陪我就好了,主人的陪伴就是我最好的礼物了呀”


“诶??!!主人?!主人你怎么了?!你的鼻子怎么出血了呜呜呜呜呜💦”

药×婶

正好赶着521借着药研的药劲治愈一下老女人 @虞笙歌


“药研我不想努力了——”


累的疲惫不堪的祁容自从回来就往沙发上一瘫,动也不动的仰面朝天躺的四仰八叉的一点也没有女孩该有的矜持样子,药研也不接话就默默给她冲了杯果汁递到人手上才算把她的不雅姿势解救回来,看人乖乖把果汁喝掉才接了人的话茬

“你啊就是最近太拼了,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真是的,你也稍微注意下休息啊,好歹我也算个医生,再这么下去我可要强制病人休息了”

祁容倒是不以为然,反而有点愤愤不平,把喝空的果汁杯子恶狠狠的敲在茶几上,拽着药研的衬衣就开始假哭

“哇——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吗?我学业都要忙死了,你还说这种风凉话,也不知道哄哄我!”

药研听完之后愣了一下,随后便无奈的揉了揉人伏在在他上衣下摆的脑袋,然后蹲下捧起人的脸吻了下去良久才放开,然后恶趣味的在人耳边吹了口热气

“我人给你当赔罪礼物,够吗?”

体检过后

老女人的药婶的摸鱼小段,笔力有限( ´_ゝ`)

“药研——”

体检完之后哭丧着脸回家的祁容扑到药研怀里不管不顾的埋脸就是一通乱蹭,原本正在看书的药研被祁容突然的撒娇弄的摸不着头脑但是还是腾出手安慰性的揉了揉她的头,药研是知道祁容今天体检的,不懂的是为什么体检过后的祁容会委屈的扑过来,平常都没见过她这样的,药研见人在他怀里没有起来的意思,笑着叹了口气无奈出声询问

“怎么了?体检不顺利吗?”

话音落地便没了声,怀里的人像睡着了似的没动静,药研也不急就慢悠悠的给人顺毛,良久过后药研都以为她真的睡着了怀里人才闷闷的传出声音,声音听起来委屈又颤抖酷似哭腔

“傻逼护士抽了我3管血,疼的要死,我胳膊都肿了”

“噗嗤,平时你不是挺能的吗,挨了疼一下就老实了?”

“药研💢”

“好了好了乖了,起来吧我给你处理一下,明天就不疼了”

“明天要是还疼怎么办?你拿什么赔我?身体吗小宝贝?”

“可以考虑,如果你不嫌累的话”

给自己的摸鱼小甜饼_(:з」∠)_文力不够只能摸鱼

鹤归孤山燕归巢,落叶归根我归你

初夏的天气总是令人提不起精神,墨笙懒洋洋窝在鹤丸怀里刷微博,忽然看到了这么一句,她抬手扒拉了一下正在替她做工作的的鹤丸,本着调戏他的想法笑嘻嘻的念给他听,鹤丸听后笑着无奈的叹了口气腾出一只手后胡乱的揉了揉墨笙的头发又顺手撸了一把尾巴才开口道

“鹤是归孤山,可我不还是归你了吗”

鹤归孤山?不行,你得归我!
落叶归根我归你.♡

狐狸与鹤

算是半个摸鱼?????


关于审神者变回小时候这件事

鹤丸国永一大早上醒来觉得懵逼,昨天晚上他还在身边好好睡着的小姑娘哪儿去了?一睁眼睛发现小姑娘没有了倒是多了个毛绒绒的狐狸团子,他以为是小姑娘的恶作剧就没太在意,直到早饭时叫她吃饭时才发现不对劲,平时的墨笙根本都不用叫,每次都自己闻着香味就先跑了哪里还需要人叫,虽然这次也同往常一样闻着香味跑的飞快,但是平时的墨笙吃饭都是人形,基本从不用原型吃饭鹤丸还曾问过原因,她说“因为原型的话毛发容易弄脏还容易弄的到处都是浪费粮食”

不对劲

老年人有老年人的直觉,鹤丸国永盯着吃肉吃的欢快的小狐狸陷入了沉思,小狐狸被盯的以为他是要来跟自己以为要抢食的炸着毛龇牙咧嘴的盯回去,时不时还发出两声“呜呜”声,鹤丸觉得有意思,这反应就跟正常的野狐狸没两样,看着面前这个充满警惕的护食狐狸,没忍住还是逗了逗,结果被毫不留情的咬了一口,鹤丸看着险些见血的手指勉强收起了恶作剧的想法,退到一边等她吃完,待小狐狸吃的肚皮圆滚滚满足的瘫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时候鹤丸又抱着她给她洗了个澡,然后抱着浑身刚被吹干暖呼呼的小家伙去通知本丸里的各位付丧神,开始期待起他们知道今天的惊吓会是什么表情


长谷部在得知这件事后痛苦的捶胸顿足,以为是自己没有保护好主人,烛台切在旁边无奈的给予了安慰,三日月和莺丸倒是依旧不紧不慢的坐在廊下喝茶吃果子,三日月哈哈哈着觉得不是什么坏事,一期一振忧心忡忡的在想主的失控的灵力什么时候能回归正常,短刀和薙刀们倒是很高兴,各个亮着眼睛想抱抱那个毛绒绒的狐狸团子,但在一期和鹤丸的阻拦下悻悻罢手,众人散去,鹤丸看着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狐狸柔了眉眼,伸手摸了摸狐狸鼻尖,许是做了个美梦,狐狸伸出舌头舔了舔他指尖后打了个哈欠再度安稳睡去,嘛或许明天就能变回来了吧鹤丸这么想着

然后第二天变回来后的墨笙,想起昨天的行经羞耻的抱着自己把自己变成了个被被,缩在被里不露头,鹤丸国永还超兴奋的跟她讲什么时候能再变回去一次?他还没养够……

——————————————————————
小狐狸身体超软੭ ᐕ)੭*⁾⁾毛绒绒暖呼呼的一团

关于拖脸梗,激情摸鱼∠( ᐛ 」∠)_

“拖脸吗?”

被隔壁墨笙成功安利了这个梗之后的江大寒单手拄着脸歪头陷入了沉思

“噗估计我退会以为我是向他要什么东西吧”

“嗯?主人是在叫我吗?”

抱着小老虎刚好路过的五虎退感觉自己貌似听到了叫他的声音,结果发现是江大寒在自言自语,然后犹豫了半天还是小心翼翼的过来询问,大寒的自言自语被撞见也没啥感觉反而想实际行动一下看看对方啥反应,连准备因对方不懂而挫败的心理建设都做好了

“主…主人?这是要?小老虎?还是我啊?”

——————————————————————谁说萌娃不能撩呢www @🐈    -J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