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本茶

感觉自己吃枣药丸 ↓

婚刀鹤丸国永♡同担据否不吃腐向♡刀剑全员厨(包括刀音刀舞)♡沼池很大沼底互通偏爱伊达♡


涉猎很广,墙头众多,鹤丸国永永远本命,目前沉迷狗留香。过段时间自己爬回刀坑


知道自己戏多,但是请不要说出来,会惹起反感。


你就当我是浮夸吧。

一个没有樱花的夏天

这是一个没有樱花的春天


祁容在从事审神者这个职业已经两年有余,年年庭院里的万叶樱都花开繁茂,甚至都反常理的花期久远,唯独今年。


这是一个没有樱花的春天


狐之助对祁容说过,这个万叶樱是依凭她的灵力才会常开不败,花开的越多说明她的状态越好。可是今年却一朵都没有,连狐之助在仔细查看一番后也百思不解,祁容倒是无所谓的挥挥手道“就当换个心情”旁边的近侍药研藤四郎却眼镜一推精光一闪意思再明显不过,祁容拗不过他也就干脆随他去,抬手摸了摸右手上的戒指祁容在廊下就地一躺,上午的阳光充足照在身上都暖洋洋的,祁容本丸里其他的“老人家”早就端着茶点出来慢悠悠的喝茶晒太阳一副养老的模样。


摸戒指是这个药研自来时便发现祁容的习惯性动作,决定事情时摸的更为频繁时间也更长,他观察过,这个戒指款式很小巧上面没有钻石花纹却是异常细小且好看,一看便是专门定做的,有时在有些为难的事上召他来讨论也是一脸的复杂神情,眼睛像是透过他在看别人,有时不止祁容,别的刀也会一脸复杂的样子看他,他不是没问过一期却闭口不谈一副不忍再揭开伤疤的模样,他来的实在太晚,他又是战场长大的察言观色上能做到这份上已经很不错了,但是好歹靠着直觉猜能猜出五六分,药研觉得他前面肯定有个跟他差不多的刀做了什么伤了大家的心所以才会对他神情古怪。


事实上这个药研猜测很准,在春天快要的时候,祁容突然下令不用他再上战场了说他已经足够强大不必再去了。药研不解,他出声询问道“我不是可以出去修行吗?我会更强大的!大将那里不是还有纸笔吗?”


“够了!不准去!”祁容忽然暴躁起来厉声呵斥,药研愣了一下依旧分寸不让,喧哗的争吵声透过墙壁强有力的传出,吸引了不少不明所以的刃在门外偷听,祁容似乎听到的门外聚集而来的脚步声干脆直接让药研出去别再进来。


是夜,祁容慢悠悠的走到那颗万叶樱前看着满树的绿叶随着夜风轻拂沙沙作响,她慢慢的走到树后扶着树干坐下,似是跟树对话般喃喃自语


“为什么不开花呢”

“我也想知道,大将”


药研自树上轻巧跳下,他穿着出阵服背月而立,暗紫色的眸子在月光的阴影下仿佛闪着暗光,他道“为什么就是不准我去呢?”祁容站起身沉声道“那样你就跟他一样了,可你不是他”她低头又抚上了那带着戒指的右手,把着戒指细细摩梭“你应该猜的差不多了吧在这这么长时间,不可能什么感觉没有,没错是个很恶俗的故事”


你不是我的第一任药研,第一任药研碎了或者说为我死的,以前这个本丸还很小,没有现在热闹也没有现在这样只有叶子的万叶樱,他是我的近侍,初期所有的艰难都是他陪我熬过来的,我很爱他,他也很爱我,我们两个甚至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后来他修行回来因为一次意外,我的灵力出了问题在一次出阵中他被敌方砍伤染上了暗堕的因子,手入也去除不掉,后来……后来他一直瞒着我,终于到了瞒不住的一天,事情无可挽回,我看着骨刺从他身上扎破衣服突现出来,他疼的厉害,我疯了似得找人找书想帮他治愈哪怕减轻痛苦也好,其实后来想想有什么用呢?当时就已经救不了了,一期一振在旁边拔刀警惕着随时可能暗堕的药研一脸的痛心和不忍,药研恳求着我给他个痛快,他说他永远爱我,他说还想再多看看这里的樱花,他说他……


祁容说不下去了,她咬着唇不肯痛哭出声可是泪早已流了满脸,她抖着声音对着面前的药研道“所以我不让你走,不让你出去,回来之后你就和他一样了”


“总要面对的,大将”药研面不改色道“你不能一直消沉,这是第一任的我不愿意看到的”


没有樱花没关系,绿叶也好


药研上前将祁容搂进怀里在她耳边“我会更强的,回来之后我娶你,这次我不会丢下你”


我们从来都无法得知,为什么人会爱上另一个人,或许是心上都有缺口,而你刚好是那个形状罢了。远处,太阳自地平线升起,丝丝晨光唤醒了地上每一位生物


夏天到了




我是个云梦
单机云梦

一人一灯,仅此而已

我初来到这个江湖,自己跌跌撞撞的磕的头破血流好歹是终于不再是个什么都没见过的新人,后来,我有了个道长陪着我一起,但我依旧孤身一人,许是孤身一人太久便不擅长与人相处了,我没有亲友,除了道长便一无所有。

从没人救我到有人肯为我报仇,起码已经有人愿意为我驻足,该知足常乐了。

与我不同,道长的亲友很多,门下收的徒弟也不少,与我相比他的生活明媚许多,有时看着还有些羡慕,可惜我身后空无一人。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道长下山连带着我的缘分也被带下来了,我捡到了个便宜徒弟和……一个小矮子。

陪着我的道长觉得稀奇也磕了一颗移形丹变成了小道长,捡回来的徒弟是个暗香男弟子,于是我的日常变成了真正的奶妈,两个小朋友满地跑我跟暗香徒弟就在旁看着

忽然觉得,偌大的江湖也有了些色彩

菜鸡×大佬

菜鸡×大佬

菜鸡,顾名思义,就很菜。不止一个游戏菜,几乎各种游戏都菜,操作抠脚就算了还很咸鱼,在各路人士看来简直烂泥扶不上墙。不过说话很6,虽然词汇量不咋地但是就能给人一种夸三天三夜不重样的错觉

跟菜鸡不一样,大佬是个很牛批的人物,操作风骚蛇皮走位,手速又稳又快而且还很能肝,在咸鱼眼里就是个头顶反光的暴躁老哥。反正是能动手绝不bb的那种,谁让大佬厉害呢?

菜鸡是个很有意思的人,虽然操作出招手抖成帕金森,皮肤外观也氪不起,偶尔氪了几单就哭唧尿嚎的说棺材本都没了然后嘚瑟好几天,虽然每天蹭野队,坑逼程度几乎到全区都知道菜鸡这么人,但是也人不知道哪儿来的自信,依旧锲而不舍的在世界天天嚎富婆求车队,嚎着嚎着日子长了大佬车队没嚎着反而嚎到了一堆沙雕亲友,天天在聚在一起哈哈哈,活的很个沙雕熊猫头似的,但是每天嚎车队带躺倒是从来都没停过,亲友每次都跟菜鸡说
“别嚎了,大佬看不上你的,醒醒吧”
菜鸡倒是很坚持
“谁说的!外一就有富婆大佬看上我了呢?!命运这东西说不准的”

可能命运这个说不准的操蛋东西折磨了太多人有点累,某天还真让菜鸡逮着了个大佬,大佬很高冷,菜鸡嘴里跑半天火车都崩不出大佬一个屁,菜鸡觉得哇这个人皮肤外观一套套人又这么高冷脸又捏的这么好看这人一定是个酷哥!

后来进了战场,菜鸡操作依旧很菜,吱哇乱叫吼的飞起,尖叫着让大佬救她,结果还是被boss一刀怼死了,菜鸡面无表情看着自己挺尸地方被大佬毫不留情的走位踏过,顺便好像还踩了她一脚,于是不太开心的菜鸡打字私聊了大佬

“大佬,是我太菜被嫌弃了吗?qwq为什么不理我?”
“嗯?哦我忘开麦了”
……

:)

虽然过程不咋地,但是好歹这是第一个理过菜鸡的大佬,菜鸡还是很珍惜的,天天私聊大佬让大佬开麦跟自己下本一起玩儿,大佬一般都不咋回应,“不,不来,不开,嗯”是大佬最常用的回复方式连输入法都记住了。
然后菜鸡也不知道是哪根筋没搭对,觉得大佬这幅性冷淡的样子简直太棒了,非要把大佬拉下云端才罢休,本来氪几单就哭天抢地叫没钱的菜鸡开始氪金了,咸鱼也不咸鱼了,副本下的都更勤了,得到的东西能给的都给,那个不达目的不罢休的气势菜鸡都要不知道自己姓甚名谁,于是终于到了大佬烦不胜烦的地步,甚至连麦都开了,是个很好听的男声,低沉又磁性,听的菜鸡虎躯一震,菜鸡乐呵呵的跟大佬讲可终于开麦了她都等了好久blablabla……

菜鸡自己叨叨了半天,大佬除了“嗯”依旧屁都没放一个,简直就像没开麦一样,菜鸡忽然不说话了,沉默一会儿出声问了一句

“大佬,你是不是嫌我烦?”
“嗯”
“……好我懂了是我不够好我退出祝你幸福哈哈哈哈……”
“嗯”
“大佬你是不是机器人啊?怎么总是嗯?”
“你有点吵”
“哦……那大佬我先下了,下次一起打本啊哈哈哈哈”
“嗯”

然后就没有下次了,菜鸡有点难过,自己好不容易给人氪金送礼物氪了那么多自己氪一次都肉疼的要死自己真是亏的慌,什么几把爱情?再信老子是狗!

菜鸡有一个星期都没有上线,之前那些亲友一个个的打电话安慰菜鸡不要难过了,大佬都是难泡的不就是带飞我们也可以,菜鸡像是没变样,依旧哈哈哈着回亲友说自己再也不相信爱情了都是骗人的……电话挂了菜鸡把脸埋进枕头,闷声不响的哭了。

后来菜鸡上线,准备重新开始坑人路,结果刚落地就发现身后就跟着一直一个人,走到哪儿跟到哪儿,走到副本门前转头就来了个邀请入队,菜鸡很懵就她坑到全区有名的程度,竟然还有人愿意跟她组队,副本里菜鸡觉得这个跟在她后面的这个跟屁虫操作很6走位很秀,这不禁让菜鸡觉得有点眼熟

“嗨喽?你是大佬吧?”
“嗯”
“对不起,告辞”
〖菜鸡退出队伍〗
〖大佬邀请您入队〗
〖拒绝〗
〖大佬邀请您入队〗
〖拒绝〗

如此反复了几个来回,菜鸡也终于体会到了烦不胜烦的感觉,同意了请求,刚进队就先发制人

“你不是嫌我烦吗?我都主动理你远远的了干嘛找上门来嫌弃我”
“没有”
“你前两天还说我吵”
“是有点。”
……
“但是我不讨厌”
“?????啥意思?哇大佬你不会觊觎我的美貌吧?”
“……嗯”

世界疯魔了

『外一就有富婆大佬看上我了呢?命运这东西说不准的!』

真香

————————————————
咕咕咕🐦
烂尾了emmmmmm
其实是大佬来了个小号回来追菜鸡
结束啦

狐狸家的日常

墨笙是狐妖,虽然活了一百多年了但是仅有一条尾巴。机缘巧合成了神社的闲散(编外)神使,只是每天都在神社好吃懒做后来被引荐当了审神者。

墨笙和薄荷仅仅差12岁,但是两人都是妖,所以都能活的很长,唯一不同的是狐狸在一千年经历天劫之后会长生,拥有真正的九尾。九尾以后才等有拥有九条命,失去一命就少一条尾巴。(走的是华夏修仙路子)

薄荷是猫妖,本来他只是普通的猫,某天跟猫妈走散了,实在饿的不行才下河抓鱼吃,可惜他当时太小,要不是墨笙母亲回家时路过可能就淹死了。后来是跟着墨笙一起修炼才一点点化为妖身的。

薄荷和墨笙不同。薄荷底子没有墨笙好,也没有墨笙的种族天赋。所以学什么都学不到透彻。但是虽然不透彻但是打架依旧很厉害。墨笙是能学不愿学,薄荷是想学学不了。所以姐弟俩彼此都看不顺眼但其实内里都还是关心对方的。

猫也有九命,只是这是九个轮回,轮回结束灵魂会从此投生到别的地方再不记前尘。薄荷变成妖身之后九轮回变成了真正的九命。只是不同的是一千年后狐狸历劫得九命长生,猫却会死。不管是不是最后一命。

墨笙跟妈姓。母亲叫墨凉。至于薄荷……是墨凉觉得每次吃薄荷都感觉凉凉的。

母亲当初是很厉害的狐妖,守护着很大一片山林,后来重伤过一次元气大伤所剩力量仅能庇护一座山了。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墨笙并不知道自己神使的职位是当年她父亲的,至于为什么会这么多年无人接任的最后成了编外职位,自行想象。

墨凉一生中的两场变故都和墨笙现在这个神社有关,只是墨笙不知道。

墨笙前传

墨笙有个弟弟
但是不喜欢他

墨笙跟薄荷第一次见面是12岁那年,那年雨水充沛整个森林都湿漉漉的连带着河里的鱼也多了不少,也不知道是不是这个原因他才会被带回来成为她弟弟的。

他是只猫,被带回来的时候小小的湿湿的像是在水里泡过,窝在树叶堆里团成一团闭着眼睛瑟瑟发抖有时还会断断续续的叫上几声。当时墨笙记得自己对这个小东西的印象很明确。

是食物!

她从小长在森林,什么样的幼崽她基本都见过。虽然她并没有真正的朋友。

她的母亲是只妖,在墨笙的印象里母亲的力量仅仅只够庇护一座山而已,她没有父亲墨笙只知道她的父亲是个灵力很强大的神使可惜不知道为什么后来就没了音讯。森林里的动物贪图神使血脉可以修炼大成在被母亲发现后就把她藏了起来。除了每晚会回来陪她睡觉以外带回来的就只有食物。

但是这次好像不一样

墨笙看着那个被母亲圈在怀里用体温温暖着的小东西,头一次有一种不开心的的感觉。

是什么呢?

那个小东西到底还是活了下来,母亲给他取名叫了薄荷,说以后他就是她弟弟了,以后可以多跟他玩儿。

哦不是食物了

力量这种事是需要修炼的,所以母亲在家的时间越来越多,与之成正比的,是食物越来越少。后来,每次出去干脆直接把薄荷一起带走。食物数量才恢复了以前的程度甚至还多出了许多,只是墨笙对那个便宜弟弟依旧喜欢不起来。

还是只剩我

母亲在家时空闲之余总会抓她们的修习程度,她贪玩除了化形术外每次学别的都会心不在焉,薄荷却恰好和她相反,每样都学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底子问题每样都学不透底。为此两人互呛了好久每次都会嘲笑对方不够格。


后来,时间过得飞快,在墨笙一百多岁的时候,山里忽然被大火吞噬,墨笙只记得母亲浑身血淋淋的让薄荷带她走,母亲却没跟上来。


再后来,墨笙不记得她什么时候跟薄荷走散了,可能是在被别的妖贪婪的追赶中,也可能是在被过路人类的吼叫逃窜里。总之,在她反应过来时身边已经没有了那只猫的影子,墨笙觉得那只她曾经一点也不喜欢的猫可能以后也不会看到了。


墨笙被关的太久了,她没有一点的觅食技能而且跑的太久了,已经没有力气去伤感离别连走路的力气都失去了倒在庙宇门前。恍惚间好像看到了个雪白身影带着惊喜的声音凑近她

白狐狸?

对于抱抱这个问题

我抱道长

步履缓慢,举步维艰
“……你好沉”
“〔委屈巴巴〕女侠好臂力”

我抱师妹

步伐轻快,健步如飞
“比抱道长的速度不知道快到哪里去了”
“师姐~要壁咚”
“想要吗?不给”
“QAQ”
“乖啦”

最后还是壁咚了
[小仙女的叹息]

问!我磕了我情缘cp怎么办?

问得好,这个问题我觉得我比较有话讲。
:)


我情缘是个精分大佬,记仇能力max唯独不记我的仇,云梦武当两手抓,师姐道长角色切的不亦乐乎。然后我的日常从问他“在哪儿打架”变成了猜测他今天是谁?。

很愁

然后昨天我情缘跟我讲,他的奶妈号卖了送人了他再也精分不了了,以后他的绑奶只有我了

我:那岂不美哉?
他:?
我:咳我是说新接手的人是谁啊?
他:他刚好在线,要拉过来吗?对了他是个奶爸
我:是真的师姐吗?
……
(可恶,晚了一步)

云梦加入队伍

道长: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我)是我情缘〔美滋滋〕
我:你好呀?请问我该怎么叫?师兄?还是师姐?
道长:叫他师妹
云梦:啊我是小道长的男朋友,怎么叫我都行
我:?
道长:我头都给你锤烂,我情缘在这呢好好说话!
云梦:哎呀你昨晚还不是这么说的呢你不爱人家了吗嘤嘤嘤
我:骚啊——

然后他就一直跟我情缘撒娇……骚的我都没眼看,后来我情缘好像收不了了,插旗打了他一顿,我在旁边吃瓜吃的可开心∠( ᐛ 」∠)_

云梦:哼!!你这么凶我不要你了!我找师姐(我)去!
道长:?????那是我情缘!
我:???!
云梦:师姐~师姐你看他欺负我!你帮我收拾他好不好QWQ
道长:卧槽你离我情缘远点!!!墨墨是我的!!
(奇了怪了他俩不是gay起来了吗?我瓜给没吃完呢咋就gay上我了???)
我:……我打不过他。
云梦:师姐~qAq
我:我想你要知道一下咱们这里就属我修为最低好吧??我怎么可能打得过他?!

然后我刚打完字一转头他俩又打上了……打的跟决战紫禁之巅似的,后来给我情缘气的发喇叭表白我
丢人ε-(•́ω•̀)

后来时间越来越晚,我情缘困了我就让他去睡,然后他说他交完任务就睡

云梦:说起来你们平时干嘛啊?
我:不干嘛啊卿卿我我跳高高啥的,顺便把人摁在墙上亲
云梦:摁在墙上亲??
我:对啊?怎么了?当初我还是这么霸王硬上弓才搞到他的呢
云梦:woc?然后呢?
我:然后?亲的他两腿发虚腰软无力,然后干什么都好啦!
道长:我还没下呢?
云梦:懂了!




我不仅没有巨乳我还没有良心

……嘻嘻嘻嘻嘻嘻:D

跨游戏写两个女儿的互动

一个云梦/贫乳奶妈/楚留香
一个狐狸/咸鱼婶婶/刀剑乱舞

云:我医者仁心悬壶济世温柔贴心
狐:你贫乳
云:我有大佬道长,修为超高还能精分又很宠我
狐:你贫乳
云:我上的厅堂下得厨房,飞天跳水无所不能
狐:你贫乳
……
云:你能不能换个词?
狐:你穷
……
行,你狠

狐:我外表可爱兽耳超萌活的长久
云:你做饭难吃
狐:我有一本丸的美型付丧神,个个身怀绝技荣光盖世流芳千古
云:你做饭难吃
狐:我有世间仅此一把刀的付丧神当老公,而且他很爱我每天都有小惊喜
云:你做饭难吃
……
狐:我看你是想和我整个本丸为敌?
云:你发际线在后退
……
可以,够狠

不愧是一个妈生的∠( ᐛ 」∠)_

我又想写丑东西祸害大家的眼睛了• ・*・:≡( ε:)想写沙雕文,超级想,被自己幼儿园文笔气哭

我不行了!!!我要透露个事!我憋不住了!死就死大不了日过道长后又是一个爆奶奶妈!

有一天我跟我情缘依旧正常的卿卿我我顺手做完了七夕任务,结果粉红泡泡的气氛打完七夕任务就一切都变了,就那个天作之合?是叫天作之合吧?两对情侣连线互相伤害那个,我刚开始还每次都带冰冻和击飞,但是我发现他越来越浪的之后我就把技能换成了击退和拉友,这都拉不住,然后我退出来跟他抱怨。

“我想捶你一顿”
“我打架习惯了,就喜欢往人堆里冲控制不住嘛[委屈巴巴]”
“让我捶你一顿,装备脱了[叹息]”
“……好,插旗还是开红?”
“开红麻烦,插旗”
“那我开红,你不升罪恶值”
“你干嘛这么想让我开红打你?”
“想让你复活我”
“我懒得复活你,本来捶你蓝就不够,还要把剩下一点点的蓝复活你,赔本生意我不干”
“[委屈巴巴]”
“你就这么想让我复活你?”
“想”
“那行吧( ´_ゝ`)”

然后我提灯就打,但是打了几下发现打的是空气压根就不往人身上去……糟了我这傻白甜压根不知道咋不开红打人啊?

……
就很尴尬

“算了还是插旗吧,麻烦死了”

打完之后

“奶我一口”
我放了个蝴蝶又跳了个花,然后血条勉强刚一半

“你的奶……”
“闭嘴!喝不喝?!”
“……喝”



( ´_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