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茶本茶

感觉自己吃枣药丸 ↓

婚刀鹤丸国永♡刀剑全员厨(包括刀音刀舞)♡沼池很大沼底互通偏爱伊达♡不吃腐粮

知道自己戏多,但是请不要说出来,会惹起反感。


你就当我是浮夸吧。

是这样的,我来群宣,救救孩子吧
我们属于乙女向的上皮水聊群,可婶可刀,规矩不多管的很松,不需要审核只要不会崩的江雪变山伏这种就行,一刀一审不可重,禁绿禁腐,单纯想进来扩专属的就省省吧群里一堆养老咸鱼没啥好觊觎的,禁止直接拉人,毕竟要是皮上在已经cp的情况下再把你皮下的cp拉进来岂不是很尴尬?
高亮!!!!!!!!!!!
目前急缺髭切、陆奥守、大典太、被被和兜婶,典婶真的很想要弟妹,进群自愿交婶设,后面是皮表,已有陆奥守婶、鹤婶、珠婶、典婶、长谷部婶、一期婶、髭切婶、青江婶、今剑婶、被婶、爷婶、药婶、狮子婶,以上
欢迎各位养老水群人士进来一起吃瓜

(借梗)同居二十五题鹤婶篇②鹤丸国永篇


A.早上起床一定要做的事?
Q.看看身边的人醒没醒和还在不在,没醒的话可能就做点小动作把人弄醒,比如玩玩她头发碰碰她的脸什么的,偶尔我会先起来给她做饭吃然后再叫她起床一起洗漱

A.洗脸刷牙用冷水还是热水?
Q.冷水,比较方便嘛

A.洗完脸后使用的护肤品数量?
Q.我不用那种东西,顶多被她强压着她给我擦几次,她记性也差,经常今天用完明天就忘再反复循环,反正这东西也就三天两头用一次

A.喜欢的牙膏味道?
Q.薄荷,薄荷凉凉的味道能让我感觉惊吓,不过有一次真的是吓到我了,她一直都喜欢甜甜的牙膏我也没怎么管结果有天早上她迷迷糊糊的差点把牙膏当糖吃了,吓得我赶紧让她跟我用了同一种,起码薄荷凉凉的味道不会再让她牙膏觉得是糖吃下去

A.有定期整理衣柜的习惯吗?会不会把衣服按季节分放?
Q.会有,我稍微有点洁癖,因为我的衣服多以白色为主嘛,脏乱差的环境可没法成为真正的鹤,她倒是撒手掌柜什么也不管,找不到衣服就坐在地上鬼嚎似的叫我,我当初怎么看上她的??

A.喜欢什么材质的窗帘?
Q.我无所谓,要硬说的话跟墨笙一样喜欢纱质那种轻飘飘的吧,但是我最近发现貌似有人对她不怀好意,我总能感觉有一股莫名的视线盯着她就把窗帘换成那种厚的了,她反而一点自觉都没有的说我吃飞醋,真愁人啊

A.睡觉喜欢向哪边侧身?
Q.面向她,她喜欢蹭我怀里睡说是有安全感,但是她的手总是不老实的在我身上摸来摸去,表情还色迷迷的,把她压着办了好几次还是学不乖,最后干脆当她去了只要不太过分我都能接受

A.喜欢高枕头还是低枕头?
Q.我习惯睡低的,她的倒是比较高,她以前还经常跟我说这事儿来着,还带有一个关爱老年人的眼神💢我就应该哪天吓死她她才能知道我到底老不老了

A.有睡前阅读的习惯吗?
Q.我有,她习惯睡前窝在我怀里刷手机,然后越刷越晚,最近听药研说这玩意还会对眼睛不好就禁止了,然后我发现她开始学会偷着玩儿了,毫不留情的没收!



A.会经常起夜吗?
Q.我会偶尔醒一次,给她盖盖被子啥的,她爱乱踢,经常睡着睡着被就掉下去了,有个不省心的女朋友真愁人啊

A.上床时,拖鞋是整齐摆放床边还是随便乱踢?
Q.摆整齐,她有时会跟我一起摆好,但是她乱踢的时候经常会找不到她的鞋然后把我的穿走,我就只能先把她的鞋找到穿她的再和她换回来

A.在台灯的情况下还会再来顶灯吗?
Q.她基本只开一个,很少有两个灯都开着的情况,没有什么用反正最后都是我关灯

A.身上常带的挂件或配饰有什么?
Q.御守,是个名副其实的护身符,刚确定关系的时候她给我去求了一个,后来又自己手缝了一个颜色更鲜亮一点的,两个我都随身带着,后来我送了带有我家纹的首饰3件套给她,她可开心了,当初一周几乎天天带着出去跟朋友们炫耀来着

A.喜欢什么样的杯子?
Q.马克杯吧?我不太在意这个种类,有比较有趣的杯子我就喜欢

A.同不同意“做饭的人不洗碗”这一点观点?
Q.这个我无所谓,反正平常都是我做饭,她不会做后来现学的,哎呦那段时间真是苦了厨房了,每天回来都有新惊吓,然后猜今天厨房是怎么个炸法,后来厨艺好多了我有时回来太累了也做不动饭就她全包,然后我没事的时候就我来


A.喜欢穿什么样的睡衣?
Q.我平常穿浴衣,她都穿睡裙的,虽然那个睡相等于睡着睡着直接衣服脱了的那种……

A.睡觉打呼或者说梦话吗?睡相怎么样?
Q.她偶尔会说不过很少,她有时会睡着睡着突然惊醒,然后蹭过来接着睡,真是惊吓啊,不过她的睡相是真的让人难以恭维……感觉自己养的不是狐狸而是只猪


A.冬夏会很早就开空调吗?会不会用加湿器?
Q.她怕冷,冬天虽然有地暖但是在没来暖气的时候是很冷的,她曾经冷的一度晚上用原型睡觉,团成了白团子缩我怀里,不过不得不说毛绒绒的还挺暖和,夏天的时候会开,空调和风扇穿插用,没用过加湿器

A.如果另一半喜欢在床上堆满毛绒玩具怎么办?
Q.你能想像一个本身就是毛绒绒的人把另外一堆毛绒绒堆在房间里的感觉吗,堆的满满一屋子,要不是她晚上还会抱着我睡我真的想把她的玩具都收起来


A.冬天会每天洗澡吗?头发多久洗一次?
Q.我风雨无阻一天一次,她冬天真的很不愿意动,3天是极限了,还会让我帮她洗头发,我每次都是让她变回原型直接洗全身,夏天会乖乖的一天一次

A.会在阳台空出一片区域种植物吗?
Q.会种点小蔬菜什么的,我还种了一盆猫薄荷,一直都非常想看她像猫一样对那东西欲罢不能的样子

A.能接受家里宠物数量和种类?
Q.我不在意这个,养个狐狸也是养,养些别的也是养,无所谓能承担得起我就不管

A.当另一半忙碌的时候,能否戴上耳机听音乐或者看电影?
Q.大部分都是我忙,她会跑去打打游戏啥的虽然很菜,每次都能听到她又死了的嚎叫声然后又像马上反应过来似的一下就没声了,有时她还会给我做个饭啥的

A.袜子和内衣会分开放吗?
Q.当然会

A.最后自个问题——会不会对另一半分享你的日记?
Q.我不写日记的,她有时候会写,有次吵架偷偷看她发现她在写日记,后来和好之后我偷偷的把她那本日记看了……简直就是个记仇本,然后我又偷偷的放回去了,她好像到现在都不知道我看过她的日记

(借梗)同居二十五题鹤婶篇①墨笙篇

A.早上起床一定要做的事?
Q.我有起床气嘛,起床的时候会神志不清的发呆好久,刚开始同居的时候鹤丸在某个早晨看到我一动不动的发呆还被吓到了,以为我得了什么怪病,后来得知是起床气的时候还松了口气emmmm

A.洗脸刷牙用冷水还是热水?
Q.我和他都习惯用冷水,我主要是觉得凉水比较利于我早上清醒的快一点,他我不太清楚可能是习惯了吧,觉得方便一点?

A.洗完脸后使用的护肤品数量?
Q.他从来不用那种东西,天生丽质还白的晒不黑吃不胖气得我想咬人,我也不太会化妆嘛以前家族教的时候睡觉来着( ´_ゝ`)后来被人教着开始擦护肤四件套

A.喜欢的牙膏味道?
Q.草莓的吧?我比较喜欢甜甜的那种,就是有一次差点迷迷糊糊的吃下去,就被他强制换成薄荷的了,啊——还我甜甜的牙膏!!!

A.有定期整理衣柜的习惯吗?会不会把衣服按季节分放?
Q.我没有整理的习惯,只有在自己实在看不下去才会偶尔整理一下然后等待下次的搞乱,但是在交往之后都是他在整理了,其实看不出来他竟然是有洁癖的那种人,啊能忍受我这种人真是苦了他了,感谢鹤丸粑粑没有抛弃我(´▽`ʃƪ)

A.喜欢什么材质的窗帘?
Q.我比较喜欢纱质雪纺那种的,因为我喜欢那种轻飘飘的感觉嘛,但是也被他强制着换了,换成了那种好几层超级厚的纱质窗帘,厚到那种一拉上就一点阳光都透不进来的那种,他还美名其曰“防人偷窥”真是的,吃飞醋就直说嘛,简单点吃醋的方式简单点

A.睡觉喜欢向哪边侧身?
Q.我喜欢面向他那边睡觉,还可以蹭到他怀里,又能趁机揩油又有安全感嘿嘿嘿(♡´艸`)

A.喜欢高枕头还是低枕头?
Q.高枕头,低的我会有种我没枕枕头的错觉,不过他倒是喜欢低的,就不太理解,老年人脊椎不好???

A.有睡前阅读的习惯吗?
Q.没有,我喜欢睡前刷手机嘻嘻嘻,不过最近被勒令不准刷了不听就没收( ´_ゝ`)因为他不知道啥时候听了隔壁的药研说会对视力不好,回来就身体力行实行禁止令,我巨难过

A.会经常起夜吗?
Q.不会,我是那种一觉天亮的选手,所以也不太清楚他起不起

A.上床时,拖鞋是整齐摆放床边还是随便乱踢?
Q.我看心情吧,属于一半一半那种,他倒是会摆好,然后我找不到我鞋的时候就会把他的穿跑嘻嘻嘻嘻

A.在台灯的情况下还会再来顶灯吗?
Q.不会,开一个就够了,虽然最后关灯的时候大部分都是他关

A.身上常带的挂件或配饰有什么?
Q.我不习惯带戒指,所以带的是他送我的项链,其实他送我的还有带有他家纹的戒指和手链来着,当初三件套一起送的,戒指和手链我只有在去不喜欢的场合的时候才会都带全,当护身符用放骚扰哈哈,他的话应该是御守吧?我当初送他的名副其实的护身符

A.喜欢什么样的杯子?
Q.马克杯吧,他比较喜欢搞怪一点的我喜欢可爱一点的,当初买情侣杯的时候还为这个小吵了一架来着虽然很快和好了,最后还是买了他喜欢的那种

A.同不同意“做饭的人不洗碗”这一点观点?
Q.不同意!我不会做饭后来现学的,平常都是他做饭,但有时候他回来太累了还要做饭给我就挺心疼的,反正后来就莫名其妙的变成了他累的时候我全包,然后他没事的时候就他来

A.喜欢穿什么样的睡衣?
Q.可爱的,我比较喜欢睡裙,他都穿浴衣的然后那个身材啧啧啧,想日

A.睡觉打呼或者说梦话吗?睡相怎么样?
Q.这个我不清楚,我感觉我应该是不说的,他没跟我说过这种事,不过我睡相很不好,这个我是知道的,他倒是一点没跟我抱怨过,反而早上都会用我的糟糕的睡相调戏我💢

A.冬夏会很早就开空调吗?会不会用加湿器?
Q.不会,冬天的话家里有地暖并不冷,夏天嘛反而经常用,就电扇跟空调穿插用,我更喜欢有风,加湿器这种东西从来没用过

A.如果另一半喜欢在床上堆满毛绒玩具怎么办?
Q.只有我才喜欢这种东西,他向来不管我只要不太过分就好,反正我晚上最后都抱他睡嘛


A.冬天会每天洗澡吗?头发多久洗一次?
Q.当然啦,冬天大概3天一次吧,因为有狐狸的习惯,不愿意动哈哈哈,夏天基本一天一次

A.会在阳台空出一片区域种植物吗?
Q.会种点小番茄之类的东西,他还种猫薄荷,虽然那种东西对我来说没什么卵用,但他就是不死心,最后干脆放他去了

A.能接受家里宠物数量和种类?
Q.我就是狐狸嘛,他倒是向来不介意这个,我能承担的起就好

A.当另一半忙碌的时候,能否戴上耳机听音乐或者看电影?
Q.我会跑去打游戏或者码字写点我喜欢的东西嘻嘻嘻有时看时间差不多了还会做饭给他

A.袜子和内衣会分开放吗?
Q.会吧?都是他整理的,我不清楚反正找不到就叫他

A.最后自个问题——会不会对另一半分享你的日记?
Q.不会,因为我不经常写日记,属于想起来就写想不来就不写那种,就断断续续的然后我还大部分都是跟他吵架写,简直就一个记仇小本,里面全是他的坏话( ´_ゝ`)让他看到可不得了

退×婶

退婶的521礼物੭ ᐕ)੭*⁾⁾ @🐈    -Js


「嗷呜~嗷呜~」

“啊小老虎们不可以捣乱的啦!!主人在忙呢”

五虎退慌张的追着他的小老虎们,平时很乖巧的小老虎们现在却是一点都不听五虎退的话,就知道一个劲儿的爬江大寒的裤子,作为近侍的物吉也在旁边跟着江大寒一起工作,可能是太过认真原因两位都没注意到五虎退进来,直到有小老虎扒腿才双双反应过来,物吉把其中一只嗷嗷叫的小老虎抱起来,又抬头看了看手足无措站在门口的五虎退笑了笑,起身把小老虎还给五虎退就出去了,江大寒带着眼镜从显示器后面不明所以的露头,怀里还抱着刚才扒她腿的小老虎


“啊是退退啊怎么了吗?”

“啊!那…那个其实,主人今天能、能不能?陪、陪我一天啊?因为今天是那个5月21号嘛,我听说兄弟们说是很重要的日子…就…想让主人陪我一起过…啊主人这么忙我不该打扰主人的…对不起!!!”


“啊啥?今天521?????妈耶赶稿子都忘了时间了对不起啊退没给你准备礼物”



“啊不用的!!我不需要礼物的!主人只要能陪我就好了,主人的陪伴就是我最好的礼物了呀”


“诶??!!主人?!主人你怎么了?!你的鼻子怎么出血了呜呜呜呜呜💦”

药×婶

正好赶着521借着药研的药劲治愈一下老女人 @虞笙歌


“药研我不想努力了——”


累的疲惫不堪的祁容自从回来就往沙发上一瘫,动也不动的仰面朝天躺的四仰八叉的一点也没有女孩该有的矜持样子,药研也不接话就默默给她冲了杯果汁递到人手上才算把她的不雅姿势解救回来,看人乖乖把果汁喝掉才接了人的话茬

“你啊就是最近太拼了,本来身体就不是很好,真是的,你也稍微注意下休息啊,好歹我也算个医生,再这么下去我可要强制病人休息了”

祁容倒是不以为然,反而有点愤愤不平,把喝空的果汁杯子恶狠狠的敲在茶几上,拽着药研的衬衣就开始假哭

“哇——你以为谁都跟你一样吗?我学业都要忙死了,你还说这种风凉话,也不知道哄哄我!”

药研听完之后愣了一下,随后便无奈的揉了揉人伏在在他上衣下摆的脑袋,然后蹲下捧起人的脸吻了下去良久才放开,然后恶趣味的在人耳边吹了口热气

“我人给你当赔罪礼物,够吗?”

一期一会「鹤×婶」

你知道一期一会吗?

我愣愣的看着周围熟悉无比的景色和建筑风格的房屋这么想着,嗯???这不是本丸吗?我怎么过来的?我记得睡着之前还在我的小床上睡觉来着?怎么一觉醒来就……

“是的,审神者大人,因为您在任职期间的良好表现,政府决定下达一批可供审神者大人和刀剑男士沟通感情的奖励,恭喜您中奖了”

我是一名审神者,因为某些原因就职,据说以前刀剑男士是可以和审神者生活在一起的,但是后来貌似不可控的事件越来越多,就禁止刀剑男士和审神者接触了,现在审神者们只能依靠机器安排工作就基本和他们再无其他接触,大部分问题都由狐之助代劳。所以可以说时之政府下达这次的奖励已经很福利了。

“但是,审神者只有一天时间可与刀剑男士共处,且期间不可和刀剑男士太过亲近否则会被立刻回收奖励,审神者将会被立刻被召回并将永远不会再度得到类似奖励,那么,还请审神者大人好好享受接下来的时间,祝您愉快”

狐之助在我愣神期间自顾自的将奖励的规则说完就跑了,一点也不管我还有没有什么其他的问题要问,虽然我也没什么问题要问,我拍了拍脸强打起精神,平时习惯晚起的生物钟让自己现在并不是非常清醒,但是好不容易得到的奖励就这么白白浪费了可不好,要心梗一辈子的

其实现在也就才5点半左右,新的一天才刚要开始,哪怕是最勤奋的刀此时也应该还在睡梦中,我在本丸里四处走走看看,得知了不少平常自己不在时他们都是怎样生活的,比如原来近侍是在她的房间休息的,厨房工作原来并不是她以为的人一直做而是有轮班排表的等等等等,转了一圈感觉差不多了估摸着应该有刀快起床了,慢悠悠的走回部屋轻手轻脚的拉开纸门,或许是人睡眠轻浅,听到开门的声音就已经有醒的迹象,总之进门之后我看到了我的近侍充满敌意并错愕的神情,哦顺带一提我的近侍是鹤丸国永,一名白色太刀的付丧神


金黄色的眼瞳如同阳光般明亮清澈,我已经我不记得我曾经注视过这双眸子多少次了,但它们现在变得幽暗又警惕告诉我现在这双眼睛的主人多少有些危险。

“你是谁?”

“你们的主人”

“不可能”

“是真的”

“相信我”

我坐下平静的跟他解释了一遍为何我会在这的原因,这名白色的付丧神我的近侍才肯放下了戒备的心理,那双金黄色的眼瞳重新恢复了我平常看到的样子,元气又溢满温柔

其实我有个秘密,我喜欢我的近侍,这名叫鹤丸国永的白色的付丧神。

但是我现在并不打算告诉他,我想起这两天刚好是现世的520,一种变相的情人节,我打算给他个惊喜,虽然不可能在一起就是了

我笑了笑出门等他穿戴好衣物,不多时他就出来了,和我在那边平时见到的样子一模一样,让我多了些熟悉质感,其实这会也就6点半左右,近侍是要负责传达审神者的命令和负责每日叫起的,近侍和狐之助分工明确,近侍负责传达审神者偏日常的命令狐之助负责偏公式化的与时政沟通的命令传达,他现在就要去叫起开始本丸新一天的运作,我决定留在部屋给他们做些小礼物,好弥补一下我来的太过匆忙两手空空的损失

我思来想去最后决定摘些花做点花环送给那些小豆丁们,幸好我昨天没有换景趣,本丸里依旧山花烂漫,我各种花都摘了一束最后满满一大捧抱个满怀,然后在回去的路上碰到了同样起的很早的“老人们”

三日月起的很早,别人才刚醒的时段他就已经坐在廊下喝茶了,前不久才来的小乌丸也在旁边,我捧着满满一束花路过的时候刚好正对上三日月的眼睛,他看到我明显也愣了以下随后便换了平常的笑脸仿佛刚才表情那个不是他的,俨然一副慈祥老人样,旁边的小乌丸倒是连明显的惊讶都没有,完全面不改色的招呼自己

“哦~?主上来了啊,来,快快坐到为父身边来”

“嗯~原来我们的主人是这么个小姑娘啊,哈哈哈真是年轻有为啊”

盛情难却,我捧着花就两人中间坐下,打算干脆就地编起花环,旁边的小乌丸放下茶杯端详了一下我那一大堆花,神色一眯了然般的出声询问

“主上此番可是为了那些孩子们的礼物?如此甚好,那么,为父也来助主上吧,也算是为父对孩子们的心意呢”

“哦那我也来帮忙吧,偶尔和小姑娘尝试新鲜的体验也是不错的乐趣呢哈哈哈”


我没有拒绝,毕竟时间真的太赶,那群小豆丁都起来之后我都不一定能编的完,虽然身后不远处吵闹声就已经代表着他们大部分都已经醒来并起床了,不得不说鹤丸国永办事还是很有效率的,但是我觉得对于他来说,基本是不可能放过我这个重大惊吓给他们的,我太了解他了,而且我也不想错过吓他们一下的机会


远处的吵闹声越来越近,我都有听到已经有人来跟三日月他们打招呼了,三日月他们倒是很稀松平常的照例回应,我努力装作当作没听到一样专注于手上的花环并不回头,我想等鹤丸回来,再正式跟他们介绍我,显然我旁边的两把刀看出了我的想法,对于跟他们打招呼而注意到我并上前询问的刀们笑而不语,弄的他们云里雾里,忽然旁边的小乌丸出声叫了我一下,神色不明

“主上”

“嗯?”

“哇——!!!!!!!”

“呀!!”

我手里的花环吓掉了,但我知道是谁干的,除了我那把爱惊吓的近侍还能有谁,我旁边两人倒是笑咪咪的像是看到了好戏一样愉快,气得我回身打了一下罪魁祸首,他倒是没在意敷衍的说的抱歉任由我打,就这么闹了一会,旁边的小乌丸忽然轻咳了两声我才反应过来,不知道什么时候我一整个本丸的刀都已穿戴完毕正齐刷刷的盯着我看,没人说话也不知道看了多久,我尴尬的收回打人的手,咳嗽了一下试图挽回形象,身后的被打的那个倒是正经的非常快,面对下面一众人严肃认真的郑重介绍了我,而那个在讲完奖励规则就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的狐之助也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来证明了一下我身份的真实性,然后说完就又跑没了,我看着下面在知道我身份后一度陷入交头接耳的场面头疼,看着鹤丸国永也没有要出声管理的样子,我就这么手足无措的等待他们渐渐平息声音,在讨论了一段时间后终于意识到有些失礼的他们慢慢安静了下来又再次齐刷刷盯着我陷入了沉默,好在这次有刀大着胆子举手询问我一些问题让我显得没有那么尴尬

“那个那个,主人可不可以陪我一起玩儿啊?”
“可以哦”
“啊那我也要跟主人一起玩儿”
“啊我也要!”
“我要跟主人编花环”
…………

声音此起彼伏,我都一一答应下来,毕竟时间还长,于是接下来的一天我体验了和小朋友们编花环、和烛台切做饭、和虎彻兄弟一起干活种地等等等等,再回过神时已经是深夜,短刀都已经入睡,自己习惯晚睡的生物钟让我此时无法和短刀们一样安眠,我干脆不再勉强自己,出来慢悠悠到处闲逛,我发现睡不着的不止我一个,还有我的近侍,鹤丸国永



他坐在屋顶上,明亮的月光幽幽的落在他身上,夜风不时吹过他白衣服扬起他的发,说真的,真想把他这一幕记录下来,虽然做不到。或许是我的目光太过炽热他似乎也发现了我,摆了摆手示意我上去,人的身体终究不比付丧神,我费了好大的力气才爬上去,累的像是刚爬过一座高山一样气喘吁吁,他边笑我边拉我上去,但在我上去之后他就不再笑了,也不说话就沉默着看这下面周围的一切,神情看起来落寞又孤独。为什么呢?我看着他默默想着,他那样搞怪的一个人,为什么现在看起来会这么孤独?

“你知道吗”他忽然开口
“我其实有时候挺难过的,我活了千年,不停的辗转各处,很少有在什么地方久留过,我看过太多了,生离死别、爱恨情仇、献上陪葬、命悬一线、大起大落我都经历过,我已经习惯自己给自己寻找乐子的日子了,因为我觉得我如果不让自己开心点我不知道我该用什么表情去面对我曾经经历过的这些,而且我又做不到像江雪那样整天愁眉苦脸的,或许只有像白天那样笑嘻嘻的生活我才能好过一点,毕竟像现在这样安稳的生活对我来说真的太难得了我还不想失去它”

我忽然明白了为什么他会看起来这么孤独,生命太过漫长的代价,就是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历史的长河慢慢流过自己却什么都做不了,无可挽回,我眼前这名白色付丧神的千年太过波澜壮阔却又充满孤寂,而我又能做什么呢?我传达能给他温暖吗?哪怕一丝也好


“我告诉你个事情哦,其实我那边的世界有一种叫钢琴曲的东西,我平时很爱听,但是有两首曲子非常喜欢,一首叫爱的喜悦一首叫爱的忧伤,你猜猜我喜欢听哪个?”


我慢慢走到他旁边坐下,也学着他的样子看着远处的万叶樱,我并没有接着他之前的话语有任何表态,反而不明所以的跟他讲起了别的,他给了我一个看起来灿烂却非常苦涩的笑,表示他不知道但是愿意听下去,我也没理他就自顾自的讲下去

“是爱的忧伤,不止是旋律好听,是因为我觉得在喜悦之前先要学会忧伤,这样才会懂喜悦的可贵,不是吗?”

“鹤丸我要给你一样礼物,独一份哦”
“你知道一期一会吗”

他疑惑不解的转头看着我,看起来是不明白我是什么意思,前后话题跳跃太大,显得没头没脑的像胡言乱语

“其实今天是5月20号,在我们那边算是和情人节一样的重要日子,所以我要送你我的心,我很幸运,中了可以来这里陪你们一天的奖励,我很开心,时间也快差不多了我快要回去了”

“我喜欢你”


你知道一期一会吗?这是个美好又充满遗憾的词汇,它代表着一生仅一次却不后悔的相遇。
反正,我不后悔。

体检过后

老女人的药婶的摸鱼小段,笔力有限( ´_ゝ`)

“药研——”

体检完之后哭丧着脸回家的祁容扑到药研怀里不管不顾的埋脸就是一通乱蹭,原本正在看书的药研被祁容突然的撒娇弄的摸不着头脑但是还是腾出手安慰性的揉了揉她的头,药研是知道祁容今天体检的,不懂的是为什么体检过后的祁容会委屈的扑过来,平常都没见过她这样的,药研见人在他怀里没有起来的意思,笑着叹了口气无奈出声询问

“怎么了?体检不顺利吗?”

话音落地便没了声,怀里的人像睡着了似的没动静,药研也不急就慢悠悠的给人顺毛,良久过后药研都以为她真的睡着了怀里人才闷闷的传出声音,声音听起来委屈又颤抖酷似哭腔

“傻逼护士抽了我3管血,疼的要死,我胳膊都肿了”

“噗嗤,平时你不是挺能的吗,挨了疼一下就老实了?”

“药研💢”

“好了好了乖了,起来吧我给你处理一下,明天就不疼了”

“明天要是还疼怎么办?你拿什么赔我?身体吗小宝贝?”

“可以考虑,如果你不嫌累的话”

给自己的摸鱼小甜饼_(:з」∠)_文力不够只能摸鱼

鹤归孤山燕归巢,落叶归根我归你

初夏的天气总是令人提不起精神,墨笙懒洋洋窝在鹤丸怀里刷微博,忽然看到了这么一句,她抬手扒拉了一下正在替她做工作的的鹤丸,本着调戏他的想法笑嘻嘻的念给他听,鹤丸听后笑着无奈的叹了口气腾出一只手后胡乱的揉了揉墨笙的头发又顺手撸了一把尾巴才开口道

“鹤是归孤山,可我不还是归你了吗”

鹤归孤山?不行,你得归我!
落叶归根我归你.♡

狐狸与鹤

算是半个摸鱼?????


关于审神者变回小时候这件事

鹤丸国永一大早上醒来觉得懵逼,昨天晚上他还在身边好好睡着的小姑娘哪儿去了?一睁眼睛发现小姑娘没有了倒是多了个毛绒绒的狐狸团子,他以为是小姑娘的恶作剧就没太在意,直到早饭时叫她吃饭时才发现不对劲,平时的墨笙根本都不用叫,每次都自己闻着香味就先跑了哪里还需要人叫,虽然这次也同往常一样闻着香味跑的飞快,但是平时的墨笙吃饭都是人形,基本从不用原型吃饭鹤丸还曾问过原因,她说“因为原型的话毛发容易弄脏还容易弄的到处都是浪费粮食”

不对劲

老年人有老年人的直觉,鹤丸国永盯着吃肉吃的欢快的小狐狸陷入了沉思,小狐狸被盯的以为他是要来跟自己以为要抢食的炸着毛龇牙咧嘴的盯回去,时不时还发出两声“呜呜”声,鹤丸觉得有意思,这反应就跟正常的野狐狸没两样,看着面前这个充满警惕的护食狐狸,没忍住还是逗了逗,结果被毫不留情的咬了一口,鹤丸看着险些见血的手指勉强收起了恶作剧的想法,退到一边等她吃完,待小狐狸吃的肚皮圆滚滚满足的瘫在地上滚来滚去的时候鹤丸又抱着她给她洗了个澡,然后抱着浑身刚被吹干暖呼呼的小家伙去通知本丸里的各位付丧神,开始期待起他们知道今天的惊吓会是什么表情


长谷部在得知这件事后痛苦的捶胸顿足,以为是自己没有保护好主人,烛台切在旁边无奈的给予了安慰,三日月和莺丸倒是依旧不紧不慢的坐在廊下喝茶吃果子,三日月哈哈哈着觉得不是什么坏事,一期一振忧心忡忡的在想主的失控的灵力什么时候能回归正常,短刀和薙刀们倒是很高兴,各个亮着眼睛想抱抱那个毛绒绒的狐狸团子,但在一期和鹤丸的阻拦下悻悻罢手,众人散去,鹤丸看着怀里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狐狸柔了眉眼,伸手摸了摸狐狸鼻尖,许是做了个美梦,狐狸伸出舌头舔了舔他指尖后打了个哈欠再度安稳睡去,嘛或许明天就能变回来了吧鹤丸这么想着

然后第二天变回来后的墨笙,想起昨天的行经羞耻的抱着自己把自己变成了个被被,缩在被里不露头,鹤丸国永还超兴奋的跟她讲什么时候能再变回去一次?他还没养够……

——————————————————————
小狐狸身体超软੭ ᐕ)੭*⁾⁾毛绒绒暖呼呼的一团

三日月和生病的你

以前的存稿,激情摸鱼∠( ᐛ 」∠)_爽了
注意避雷


你生病了,很光荣

你本不是易生病的体质,但是最近忽冷忽热的天气哪怕是抵抗力一直不错的你也经不住它的折腾,在某天飘雨的清晨,终于,壮烈了。



三日月在得知你生病之后没什么反应,反而跟平常一样平静祥和喝了口茶然后哈哈哈了几声,但他还是在去看你了,你难受的躺在被窝里难受的直哼哼,他叹了口气无奈的揉揉你发烫的头,不紧不慢的从身后拿出给药研的药,试图让你乖乖吃药


你偏偏倔强,挣扎着就是不吃药,三日月用了很多方法但你就是不吃,你躺在被窝里哼哼唧唧的叫着三日月,他盯着你沉思了一会似乎是决定了什么似的,他拿过药一口喝下然后掰过你的脸对着嘴便吻了下去


你本来就烧的迷迷糊糊的被人吻着灌药也没啥感觉,但你却在他给你灌完药准备离开时一把拉住了他,你的手心滚烫拉着他不撒手,嘴里哼唧着让他陪你睡,他看着你意识不清又红彤彤的脸笑吟吟的答应了


然后第二天,他被你传染成功双双躺床